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动态>>新闻


    父亲节︱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又一年的父亲节就快要到了,大家还记得第一次给父亲的节日祝福吗?
      当我知道有“父亲节”这个节日的时候,已经是上大学了,现在看来,感觉真是知道得太晚了。当时在重庆读书,下课之余,真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拨通了我父亲的手机。接通后,我突然又紧张得不知该说什么,只听见手机里面传来父亲兴奋的话语声。
     “诚儿啊?今天不是上课吗?”
      我才缓过神来答道。“爸爸,是我!”
      我停顿了数秒,又接着一口气说完“今天是父亲节,祝您节日快乐!”后,心里还怦怦直跳着。
     “啊?父亲节?噢!噢!哎呀!谢谢!谢谢!”
      我父亲当时其实也不知道这节日的存在,或许儿子的问候比节日本身更为让他吃惊和高兴吧。
      大家可能要问了,为啥我给父亲打电话像跟心爱的人表白一样忐忑紧张。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因为我出生在家庭氛围非常传统的家里,父亲从小就扮演着威严的角色,在我小时候的记忆中,很少见到他的笑容,只要父亲在身边,就会感觉到连空气都要凝固了。加上我原来性格内向,不善于表达,总是把内心的想法窝着,在父亲面前,他跟我谈话的结尾总是“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或“你表个态吧!”之类的语句,而且全程我也不会吭一声,到最后我只需要说“恩!”,他就会很满意地点头,然后起身离开。
      可能是我逐渐成长的缘故,直到某一天我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所谓的“教条化上课”、“军事化交流”后,与父亲在某个问题上展开了激烈的争辩。我的勇敢是空前的,他的愤怒也是空前的,我已记不清那次如电闪雷鸣般的谈话是如何结束的,只记得完后他的嘴角似乎带着微笑,“在我父亲面前,我从来不敢这样说话。你却做到了,很好!你能讲出来,一起交流,很好!我所有的一切考虑,父亲为儿子,天经地义,你能明白就好!”他居然异常舒缓地说着。听完后,眼泪再次涌出我的眼眶。后来回头想来,我与父亲缺少的是交流,并没有绝对的谁对谁错,既然都是爱,我又何必那么认真呢?
      如今,我们父子再也不必把每次谈话弄的要么沉寂、要么剧烈,时常笑容和欢笑充斥在家中,亲戚笑称我们一家子是一个小的党支部,经常在家里开会发言讨论。由于我回家也最多一周一次,有时工作忙了就要耽搁好几周。父亲其实是最盼望我回家休息的人,每次听说我要回去,无论他有多么重要的应酬,总会推掉,自豪地对同事说:“儿子回来了,我得回去了!”但是每次回家后,总有这样那样的讨论话题等待着我,而个人问题进展是他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大家都懂的,现在年轻人与老一辈的恋爱观和社会现状多多少少不一样了,每次我都要将当下的形势解释给他听,他总是用一股不屑一顾的眼神望着我,笑着摇摇头,认真地对我说道:“多总结,多反思,还是要抓紧!”
      父爱不像在耳畔边软语的母爱,它更像是一剂良药,先苦后甜,让人清醒,让人回味。父亲的谆谆教诲,虽然我总感觉带刺,不愿意消化,可最后我心里还是接受了。尽管没有华丽的言语,没有醉人的笑容,但依然能强烈地感受到背后实实在在如磐石般坚定而厚实的爱。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但谁又能否认呢?


    2016-06-20

    【页面纠错】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 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
  • 企业文化故事︱我眼中的最美一线班组
  • 文艺︱七一〇所承办省国防科技工业第二届“国防军工杯”乒乓球赛
  • 党建︱七一〇所支书例会:以“做”的成效看“学”的水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