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动态>>新闻


    安全事故︱ “野孩子”差点变成“死孩子”

    字体显示:【大】  【中】  【小】
     
      我叫韩帅,80后胖子一枚,相信很多80后都有同样的际遇,我们并不是对着滚动播放动画片的彩色电视机和挥舞着鼠标在电脑中战斗而成长的一代,我们的成长中更多是父母口中不断怒骂着的只会淘气惹祸的“野孩子”。也就是这个“野”曾两次差点给我的小命画上句号。
      那一年我15岁,在北方的澡堂浴池里常与三五成群的小伙伴们比赛谁憋气时间长,谁扎猛子最远。总是我拔得头筹,并且因为我本身比较胖,浮力大使得我可以很轻松漂洋在水面上,这使我成为不少小伙伴们心目中会“游泳”的牛人,以为练就了一身本事,自信满满地传授他们技艺。
      不巧的是,同年底“东海泳乐宫”落成。好奇心驱使着我们相约背着父母偷偷去游泳,那是我们第一次见到泳池,清澈巨大的泳池与澡堂里不足一米深的浴池相比简直大相径庭,判若云泥。此时还没下水就已经有人按捺不住兴奋之情大声吆喝:“老规矩比赛看谁游得快”,伴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来啊,谁怕谁,比就比!”可是谁也不曾想到之后发生的事会让我们忍不住后怕,难忘一生。一个猛子扎下去才发现是踩不到底的深水区,此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只有硬着头皮用着从电视里学来并不熟练的各种泳姿不停地划水。正当我把头划出水面时,看见与我一起跳下的小伙伴由于害怕不停地挣扎扑腾情况,十分危机,我本能地想去把他拉出水面,由于自己也不会游泳,更没有救人经验,在他强烈求生欲望下,下意识地见什么抓什么,硬生生地把我也拖到水下,并把我牢牢地叠在身下,庆幸的是我当时并没有慌张,我拼命地抓、掐、抠他的大腿,由于疼痛条件反射,在他躲避松开的那一刹那我挣脱了出去,精疲力尽的我已顾不得他的安危,用最后一点力气游到泳池边。跑过来看我的小伙伴兴冲冲的对我说:“你在下面的时候,他的头部已经露出水面可以呼吸了,好在距离池边不远,我们把他拉上岸了……”
      然而这一次教训,却随着小伙伴们的吹捧“英勇事迹”使得我自己都相信自己从“游泳牛人”转变为“游泳大神”了。而后发生的一次意外使得我对游泳这件事有了更深的认识:“No zuo no die”。
      我们学校门前有一条大河名叫“伊敏河”,那首由台湾女诗人席慕容作曲,德德玛演唱的《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中的母亲河就是它了。每到夏季前来游泳的人络绎不绝,阳光洒在流水上波光粼粼甚是耀眼,河床下都是细软的金色沙子,若你淌水漫步在浅滩,会发现如柔软的丝巾一般细腻柔软。禁不住几个小伙伴的鼓吹,还是决定下水一试,有了上次的经验教训,我们特别精心准备了“救生设备”,有的捡来了泡沫板,有的带了已穿成串的空水瓶,有的扛来了充满气的汽车轮胎内胆,至上游随水流漂下,场面好不热闹。可是好景不长,套着内胆的我在戏耍时被小伙伴一蹬,偏离出我们预先探过深浅的安全“航道”,本来设定的“航道”只到腰深,而此时偏离出去的我怎么也够不到底,而且越漂越深,平缓的水面越发变得湍急,本来温暖的河水也变得冰凉,由于周围没有大人看护,大声呼救显得无济于事,湍急的水流托着无助的我朝下游漂去,当漂出大概七八十米的位置,蹬水的脚尖忽然碰到那种细腻柔软熟悉的感觉,当我确信此处时浅滩时,奋力地扑水站起身,却发现水位只到膝盖,比原来的位置还要浅。那看似平静的水面下有多少不知深浅的沙坑和暗流,那一次着实把我吓得不轻,依稀记得上岸后的我第一件事就是将“救生圈”头也不回地丢掉……
      酷暑来临,炎热难耐,似火的骄阳烘烤着我们脆弱的皮肤,你是否想即刻放下手中琐事,到泳池、到江河里、到海里畅游一番,清凉一夏呢?那么通过我这个不省心的“野孩子”的故事,希望大家在欢乐享受清爽之余,多一份准备和清醒,因为这“清爽”也暗藏着安全危机。最近天气炎热,有同事朋友为避暑纳凉冒险到长江游泳,长江水流量大,且暗流、漩涡较多,游泳很容易出现意外,希望大家切莫贪图一时凉快,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2016-07-06

    【页面纠错】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 节能故事︱:方工节能“碎碎念”
  • 改革︱七一○所六项改革激发人才创新创造活力
  • 党建︱所领导“七一”前夕看望慰问离退休老干部
  • 法治︱“法治文化基层行猇亭区专场”受欢迎
  • 节能︱女儿眼里的“抠门妈妈”
  •